武馆新闻   News
    无分类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武馆新闻

【剑道修行语录】世健磨剑,十年有得。

2016-6-5 21:57:15      点击:

2016-05-13 杨派剑道 胡世健 杨派武馆


我是从20105月份开始和我的恩师杨敢峰老师学习剑道的。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在苏州学习剑道的中国人非常少,虽然在此之前有几个中国人师兄在学习剑道了,但是那个夏天看到他们的机会相对较少,所以刚开始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一群日本老师一起练习的。

半年后我第一次踏上了剑道大会的比赛场。因为那一年是我的恩师第一次在苏州组织剑道比赛,规模比这几年的小许多,人数也很少,所以为了增加比赛的人数我就报了名。现在几乎不敢看当时我自己的比赛视频,因为觉得那时候的动作和技巧根本无法直视和回顾,呵呵.....经过这些年的磨练确实发现无论是动作、技巧运用和剑道的理解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后的剑道练习我还是只是把它当成一种日常的健身运动,没有想过可以去参加比赛并且得到奖项。直到2011年秋天,师父告诉我,希望我可以跟馆内其他师兄弟一起去参加天津承办的CKOU年度全国大会。并且告诉我因为我们的剑道馆内的高水平日本老师很多,练习环境很好,所以我去参加比赛的话有可能可以拿到名次甚至冠军。为了最后这一句话,我想赢的野心开始发芽了。结果比赛的时候第一场就输了........

这次比赛我发现虽然我击中了对手很多次,但是裁判老师都不举旗不认同得分,说明我通过一年的剑道学习,可是连一本的打击都做不到(没有气剑体一致)。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时看到水平高的选手在大型赛场上的对决,精湛的剑道技法的运用以及帅气的姿态让我重新燃起了对剑道新的方向的学习和渴望胜利的斗志,因为我还是觉得他们跟我水平相差也不是很大,只要我稍加努力便一定可以超越他们打败他们(过于自信有时候是让自己保持努力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这一次亲眼目睹了我的恩师在他的个人比赛过程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取得了大会的男子选手亚军,并且通过这场比赛凭着师父自己的实力取得了剑道世界赛的中国选手权的资格,让我感触博深!

之后一段时间,筑波大学的大城酱来了......

他是继我的恩师杨敢峰以后第二个对我剑道的帮助最大的人。一个筑波大学剑道部的大学生,阳光般灿烂的笑脸,他就是大城朝彦。是他使我惊人的发现原来年轻人的剑道水平是可以这样高深的。他除了在剑道技法对我们的帮助,而且还在剑道的心得感悟分享用不大好的英文和不大好的中文还有他丰富的肢体语言动作尽量向我们诠释。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我参加2013年的上海比赛和南京比赛,我们取得了男子团体赛2个亚军。

接下来神坂酱,小渡边酱,老渡边先生,中间先生,北先生,生田先生,王国宇先生.....在以上所有的老师指导和我师父每次亲自的引导和鼓励下坚持练习,观看老师的视频动作对比自己的问题。还有不能忘记的是师兄弟的帮助是不可替代的,徐华,徐乐冰,王平然他们从同辈的角度协助我去分析我的问题和改进方法,陪同练习。每次去练习我基本都会告诉自己今天需要注意什么?虽然很多时候坚持去改变自己的缺点并不是坚持几十场练习就会有成效的,但是不知不觉的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剑道的水平就慢慢的感觉有所提升了。

多年来,每年基本坚持参加的比赛除了华东地区的,还有CKOU举办的全国大会,香港的亚洲杯等等,千里赴会,只为送那一本给对手,亲眼看着战胜自己的对手又被其他选手所打败......

201511月苏州国际剑道公开赛规模超过了目前为止在国内举办的任何一次比赛规模(从比赛人数和选手的水平)而且日本一流的剑道高校---岛原高中派出了女子选手进行参赛。

而我有幸可以和其他四位老师以及师弟王平然一同成为苏州杨派武馆的代表选手组队参赛,经过了惊心动魄的比赛后取得了人生的第一次团体冠军,个人成绩1 3 1。在领奖的时候我想起了恩师杨敢峰老师跟我在4年前讲过的那句话:“世健你可以成为冠军的!”只是这句话从讲的那一刻开始,经过了四年的失败,每次内心的挣扎,各种纠结,对自己的否定,失望,再鼓起勇气反复看自己失败的比赛录像,再接受自己和接受失败,坚持练习,然后再失败,再次重拾信心,最终坦然的接受各种结果的心态再去参加比赛,而这一次赢了.......

    很早之前就听一些前辈和老师说过剑道它不是防身术,不是杀人的刀法,也不是一项纯粹的竞技运动。它是一种武道,是富有人生哲学道理的修炼方式。而我对于“十年一剑”和“不忘初心”两句话记忆尤为深刻。

在我第一天跟我的恩师学习剑道的时候我问了我的师父,您练习剑道多久了?想通过这个时间来了解和判断老师的水平。老师就跟我讲了他已经练习了十几年了。并且老师跟我讲了他这十几年来就练习了一个得意技法,打击对手的头部(击面)。他说每天都通过简单的挥剑动作来练习和感悟这个技巧。这个看似很简单的动作,每个初学者几乎第一次握剑开始就学习了这个基本的打击动作了,而在老师眼中他需要通过那十年的重复练习以后才有机会成为他满意的一个得意技。在于我当时的水平很难理解师父口中的十年一剑,直至亲眼看到他在各个大会的比赛中,披荆斩棘荣获奖牌奖杯的时候才开始视乎理解明白了老师的话。

所以我希望不管自己是练习了多久,修行了多久。以后达到了任何水平和地位,始终不要忘记第一天开始的时候,保持和拥有一个纯洁和空白的内心。经历各种失败和受挫是常态,勿需对自己过多责怪。成功了和得到了也勿需太过自满,除了短时间的荣誉感和肯定外,只有继续不断的坚持练习修行和再去经历失败才能有机会进一步的提升自己。

始终不忘初心,不忘第一天开始时候的自己,内心方能得到自在。而我自己现在离十年的剑道还有4......